当前位置:

四大“首席”展望2020年货币政策:“定向滴灌”力度增强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刘 琪 编辑:吴芳 2019-12-31 09:06:49
时刻新闻
—分享—

2019年以来,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调整扎实推进。央行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要求,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强逆周期调节,加强结构调整,将改革和调控、短期和长期、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结合起来,用改革的办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促进降低社会综合融资成本,为实现“六稳”和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了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展望即将到来的2020年,根据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货币政策如何实现“灵活适度”;在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上,货币政策工具又将如何发力等问题上,《证券日报》记者邀请了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昆仑健康保险资管中心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位等四位“首席”一一进行解析。

《证券日报》:明年货币政策的主基调是什么,如何体现“灵活适度”?

李湛:根据最新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而且政府多次公开表态不搞“大水漫灌式”的刺激政策。

中国需要有更多的措施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而且全球主要发达国家货币环境较为宽松,部分国家已经进入负利率区间,预计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的利率水平大概率呈下行趋势。

章俊:预计明年的政策组合仍然是“宽货币、紧信用、松财政”,货币政策将在保持较高前瞻性的同时兼顾及时调整的灵活性。“灵活适度”的定调,一方面意味着政策的定向特征会更加明显,货币政策将在降低中小民营企业融资成本和配合财政政策推进两方面精准发力,并在考虑到国内外经济形势和物价形势的基础上来进行政策预调微调。

另一方面,在目前全球和国内宏观环境趋稳的情况下,也意味着货币政策会在综合考量全球经济增长变化的情况下更多的展现出“以我为主”的特征,从政策操作层面更加聚焦于理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证券日报》:明年在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上,货币政策工具将如何发力?

章俊:货币政策可以从两方面发力来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首先,从数量角度,央行可以适时进行定向和全面降准,进一步降低银行资金成本,释放更多廉价的中长期资金来提高银行主动放贷意愿、增强制造业企业融资能力。

其次,在价格的问题上,央行可以通过下调MLF利率来增强报价行降低LPR报价的动力,在疏通政策传导机制的同时推动LPR报价利率的下调,通过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切实使制造业企业感受到政策利好。

王青: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更好缓解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意味着2019年此项问题已获得实质性缓解,但2020年民营和中小微企业经营环境和融资环境还会面临一定挑战,“定向滴灌”力度有望进一步增强。具体措施除了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政策外,更广泛意义上的“三支箭”政策也可能进一步加大力度,不排除央行出台新的创新型政策工具的可能。我们估计,继信贷和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之后,2020年在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方面,监管层也有可能推出有针对性的具体措施。

《证券日报》:明年LPR报价是否还会进一步下行,并且是否存在多次降准甚至降息的可能?

王青:为激励商业银行下调LPR报价,提升其贷款投放能力,央行除了将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带动货币市场利率适度下行,降低商业银行平均边际资金成本外,2020年还可能再实施2次至3次、共计1.5至2.0个百分点左右的普遍降准,其中,春节前可能会降准0.5个百分点。

需要指出的是,降息降准不等于放弃稳健货币政策立场,“稳健”是指货币政策松紧要与实体经济运行相匹配。总体上看,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表明2020年宏观政策需要继续在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和防风险等多目标之间把握综合平衡,在加大逆周期调节的同时,也会有定力、有克制。

张玮:经济压力加大,我国可以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和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稳定中国经济增长。当然,相信最先看到的还是包括MLF、OMO利率在内的“变相降息”,以及全年1-2次的降准。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刘 琪

编辑:吴芳

阅读下一篇

返回bt365国际首页 返回财富频道首页